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安徽机电工程学校 学生会

自尊 自爱 自立 自强 自奋 自信

 
 
 

日志

 
 

一名清华女生的极地科考之旅  

2009-05-16 23:55:48|  分类: 学生天地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9个月时间,3.7万海里航程,余雯完成了在南北极的采水作业——

一名清华女生的极地科考之旅

■通 讯 员 周襄楠

本报记者 杨晨光

她,是清华大学历史上第一个完成南极、北极科学考察的在校生,也是中国开展极地科考以来第一个全程参加南极、北极科学考察的在校生。

日前,结束极地科考之旅的余雯,离开“雪龙”号科考船,开始埋头在实验室对带回来的海水样品进行分析和研究。当记者拨通她的电话,问她科考生活苦不苦时,那头的声音笑着说:“我回来之后有人说我瘦了一点。不过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南北极很少污染的缘故,我现在的皮肤超好。”

“女生也能参加极地科考”

作为清华大学和国家海洋局第三海洋研究所海洋—大气化学与全球变化重点实验室联合培养的博士研究生,清华工程物理系2005级直博生余雯得以直接参与到该实验室有关海洋科学和极地科学项目的研究中。由于研究课题的需要,经过报名、选拔、培训等环节,2007年余雯入选了中国第三次赴北极科考队预备队。

当初争取北极科考名额的时候,余雯还经历过一段小小的波折。因为顾及到极地考察的艰苦,工物系一度考虑不让余雯参加这次北极科考。倔强的余雯为了让系里改变这个决定,多方查找资料,终于在北极科考的名单中找到了女性的名字,这成为她“女生也能参加极地科考”论点的有力证据。

谈起这次“疯狂的决定”,余雯说:“我是主动报名参与‘北冰洋的碳循环模式’课题研究的,科考这个课题很有挑战性也很有意义。此行需要研究北冰洋附近海区碳通量的分布,包括二氧化碳从大气到海水、从海水表层到深层的输送,最后固定到沉积物的循环过程。”

2008年9月,余雯正在北极科考的途中。听说因为研究工作的需要,国家海洋局第三海洋研究所还会参与中国第25次的南极科考,她毫不犹豫地报了名,并最终获得了批准。在北极之旅结束20多天之后,余雯再度登上“雪龙”号科考船奔赴南极,一直到2009年的4月10日才结束全部的极地科考之旅。

前后9个月的征程,航行37000海里,在每一个海水样品和实验数据里面,展现的都是这个清华女生对科学的执著追求和无比热爱。

为采水样,36小时没合眼

2008年7月11日,是余雯人生中一个重要的日子。这一天,她告别新婚的丈夫,带上实验仪器,在上海外高桥码头登上了“雪龙”号。

作为首名乘科考船赴北极进行科学考察的清华在校生,余雯此行参与的课题属于国际极地年(IPY)《南北极碳通量比较研究》计划的重要组成部分。我国北极科考较之南极科考要少,所以这次余雯的北极之行就显得更为重要。此外,作为《南北极碳通量比较研究》计划的另一个组成部分,在随后的中国第25次南极科考中,余雯主要采集了普里兹湾16个站点的海水水样,是中国南极科考近年来同类项目采样量最多的一次。

科考队员们会根据研究需要,在选定的海水深度获取海水,从而观测不同深度的海水的各项参数变化。由于大家每个人都投入到海水样本的采集当中,余雯必须一个人采集6层的海水样本,一个人从甲板往返实验室好几趟,把六七十升的海水一瓶瓶地拎回实验室。“一开始不觉得沉,几趟下来就觉得腰酸背痛了。”余雯说。

有时候采水站点比较密集,一个多小时就到一个站位,科考队的队员发扬连续作战的精神,顾不上吃饭也顾不上睡觉。尤其是在南极普里兹湾采水的时候,在零下20度暴风雪的天气里,有时还是黑夜,穿上笨重的“企鹅服”去采水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余雯说:“有时候戴着手套根本拧不下采水器的盖子,只好把手套去掉,就那短短的一分钟,手几乎就失去了知觉。”

让余雯至今仍心有余悸的是,普里兹湾采水作业的强度挑战了大洋队每个人的睡眠极限:“第一次是连续36个小时没合眼。后面稍微轻松了一点,每天可以抽空睡一会儿,不过也就是一两个小时的样子。这样一直过了一个星期到采水作业完毕。”

南极中山站留下学生的足迹

在完成繁重的科学考察任务的同时,丰富多彩的科考生活,也成为余雯至今难忘的记忆。

在穿越赤道的时候投放漂流瓶,在经过西风带的时候被威力巨大的西风吹得晕头转向,在南极欣赏美丽的极光,与可爱的帝企鹅合影,和北极熊偶遇……回忆起这一段南北极之旅,余雯感觉就像做梦一样。

在船上经历北京奥运开幕的时刻、过中秋节、过春节,余雯还在船上度过了自己的27岁生日。当时正是南极普利兹湾采水作业的最紧张的时候,基本上一天都在干活。缺觉缺了好几天的余雯,许下的生日愿望竟然是“希望晚上2点前能睡觉”。

在南极,虽然没有条件到刚刚建成的昆仑站看一眼,余雯还是随科考队两次到访了中山站。余雯把清华的校旗和工物系的系旗送给了中山站。“如果没有清华大学和工程物理系对我的培养,我根本到不了这里。我要代表清华的学生在这里留下一个足迹。”余雯说。

余雯的博士生导师、清华党委副书记程建平说:“送学生去极地开展科学研究,不仅研究课题非常前沿,而且对学生的意志品质等方面的培养也是非常有益的。”

“南极和北极,都是离人类文明最遥远的地方,但它们接近大自然的最初形态。置身那里有一种远离尘嚣的感觉,深深净化了我的心灵。”余雯感慨地说,“很多老极地人,他们经常要去极地考察,与家人长时间不能见面,非常辛苦,但是他们毫无怨言,他们都是特别可爱的人。有机会我一定还会再去。”

摘自《中国教育报》2009年5月15日

  评论这张
 
阅读(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